最高检等9部门共同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

2020-06-13

最高检等9部门共同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
原标题:最高检等9部门共同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央广网北京5月29日消息(记者孙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学校保安猥亵14岁女生,女生姐姐竟然以与保安、老师签协议赔偿的方式“私了”;10岁女童贪玩,被亲生母亲体罚致死,母亲竟对出诊医生谎称孩子自己摔倒导致;犯罪嫌疑人通过社交软件添加“附近的人”,取得未成年女生信任后,将其骗出实施侵害,竟然长期隐蔽作案……生活中侵害未成年人犯罪预防难、发现难、取证难的问题亟待破解。5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国家监委、教育部、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国家卫健委、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会签的《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发布。哪些人负有强制报告义务?发现哪些情形必须报警?落实强制报告制度取得了哪些明显成效?如何进一步完善机制,确保及时干预、严厉惩治、有效预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最高检第九检察厅厅长史卫忠一一回应。近年来,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持续上升,2019年,检察机关起诉侵害未成年人犯罪6.29万人,同比增长24.2%。最高检第九检察厅厅长史卫忠分析:“司法办案发现,案件发现不及时,严重影响了打击犯罪和救助未成年人的效率、效果。预防难、发现难、取证难的问题亟待破解。”最高检发布的典型案例显示,2018年3月,某中学保安陆某某两次对14岁女生小苏强制猥亵,小苏将此事反映给老师,之后她的姐姐、陆某某和老师三方竟然在学校内签订协议,约定由陆某某所在劳务公司代为赔偿3万元,小苏的家属不再追究陆某某责任。小苏得知后打电话报警。2019年1月31日,经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并从严提出量刑建议,陆某某被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被学校开除。史卫忠介绍:“此案发生后,针对涉案教师明知学生被学校保安性侵而隐瞒不报的问题,检察机关建议公安机关及时取证;针对被害人出现创伤后心理应激反应等情况,委托专业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辅导,帮助苏某某及时恢复正常学习、生活;同时制发检察建议,强化校园安全管理。”本案中,苏某某在校园内两次遭受性侵,学校均未能及时发现;在得知其被性侵后,学校老师也未能按照杭州市萧山区有关强制报告制度的要求严格履行报告义务,导致其未能及时得到保护救助,身心健康遭受严重创伤。据此,萧山区检察院向区教育局制发检察建议。史卫忠介绍:“要求督促涉案学校依法依规查处有关人员,切实查找校园安全管理漏洞,认真分析整改;建议联合区公安分局建立全区教职员工入职查询机制,明确把学校工勤人员一并纳入入职查询人员范围;要求严格落实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强化教师群体的报告责任和对被害学生的救助义务,明确不报、瞒报、漏报等处罚规定,切实加大在校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之后检察机关又督促联动整改,推进强制报告落实,联合推广应用“检察监督线索举报——杭州”支付宝小程序,进一步畅通案件线索举报渠道。从2018年4月,浙江省杭州市检察机关率先在全国建立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强制报告制度以来已通过相关部门报告案件线索发现、办理侵害未成年人权益刑事案件33件。史卫忠表示:“浙江、江苏、广东、江西、湖北等省一些地方也都建立了相关制度。强制报告制度作用的发挥,关键在于落实。”此次最高检等9部门会签的《意见》明确,国家机关、法律法规授权行使公权力的各类组织及法律规定的公职人员,以及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教育、医疗、儿童福利机构、救助机构等各类组织及其从业人员对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有报告的义务。史卫忠表示:“发现性侵、虐待、欺凌、遗弃、拐卖、被组织乞讨,以及未成年人因自杀、自残、工伤、中毒、被人麻醉、殴打等非正常原因导致伤残、死亡情形等9类未成年人遭受不法侵害情形,有关单位和个人须立即报案。发现‘疑似’情形的也要报告。”典型案例显示,自2019年11月起,李某某因10岁的女儿小钟贪玩,常以打骂罚跪手段体罚孩子,今年2月6日,因发现本该写作业的小钟在偷玩手机,李某某与同居的杨某某用抽打、罚跪、浇冷水等方式体罚小钟致死,120医生接诊时发现小钟伤情疑似人为所致,而李某某却有意隐瞒,称孩子自己贪玩摔的,于是履行强制报告职责果断报警。5月13日,公安机关已将此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9部门的《意见》对类似情形也作出了规定。史卫忠介绍:“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发现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依法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应当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导,情节严重的依法依规予以惩处。发现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或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可以依法代未成年人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典型案例显示,2015年至2019年4月期间,犯罪嫌疑人李某某通过聊天软件“附近的人”功能,搜索添加10岁至20岁陌生女性聊天,取得被害人信任后将其骗出,实施性侵,在四年多的时间内先后以此种方式性侵15名被害人(其中未成年人10人)。15岁的小武因遭受李某某裸照威胁,向就读学校反映并报警。今年3月27日,李某某因涉嫌强奸罪已被提起公诉。史卫忠表示:“枣阳市检察院以本案为契机,对本地32所学校强制报告制度落实情况及校园安全管理进行走访调查,结合存在问题向该市教育局发出检察建议。教育部门共排查隐患51处,全部整治到位,并将学校落实防范不法侵害整治工作纳入考评;同时联合检察机关在全市400多所学校集中开展了一系列预防性侵法治宣传活动,提高在校学生自护能力。”典型案例显示2019年5月,江苏省江阴市某小学老师发现六年级女生小董在校外抽烟,经耐心交流,了解到小董曾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疑似遭受性侵害,后得知12岁的小陈也有类似遭遇。老师第一时间报告学校,学校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校外闲散人员朱某某、何某某等人被查获。史卫忠表示:“敏锐发现问题,及时查处犯罪。检察机关在接到学校通报后立即介入,引导公安机关在保护好被害人个人隐私的情况下,深入侦查挖掘疑似犯罪,发现多起校外社会闲散人员以‘恋爱’为幌子对低龄女学生实施性侵害的案件。”《意见》明确了检察机关依法对强制报告制度的执行情况进行法律监督。史卫忠介绍:“对于工作中发现相关单位执行、监管不力的,可以通过发出检察建议书等方式进行监督纠正。”《意见》明确,对公职人员长期不重视强制报告工作,不按规定落实强制报告制度要求的,监察委员会依法进行问责,对涉嫌职务违法犯罪的依法调查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